• 突然十年便过去 - [文字]

    2011-11-07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rain2007-logs/172223462.html

    趁着耀辉先生签名的时间,我把自序和其中几篇文章看完。序的部份不能用激动/感动来形容,更多是共呜。

    后来在车上我跟耀辉先生说我也是“加减乘除”先学会了乘的那个孩子。

    曾经很想有一天在事业高峰期或是老了的时候写本自传之类的,结果我觉得那个高度一直不够,也不知道能不能达到所谓的高,或许只有等到老了无聊的时候吧…不期望有读者,大概就自己看看,记录一下自己一生是多么的跌峦起伏。

    后来我觉得不需要了,有些事也没有必要再提。我很喜欢Blues那句话:“我们会忘了为什么要去那里,怎么样去的那里,又是怎么为那里心潮起伏过……我们只会淡淡的说,我们曾去过那里

    离开家十多年了,一个人生活了十多年,从17岁生日离开家那天,去绵阳打工的火车上过的生日,真是个让我终生记住,最有人生意义的生日。

    从我出生以来,几乎是跟妈妈、姐姐还有外婆一起长大的,我有个很幸福的童年,像宫崎峻笔下在田间奔跑的童年。妈妈承包了好大一片茶园,现在都记得那股青涩的茶香味,还有妈妈那双发黑的开裂的手以及后背浓浓的农药味…8岁那年,外婆离开了,妈妈变得极为消极。从此几乎就是母女三人相依为命的日子…

    爸爸长年在外工作,半年或一年才回家一次,那时候也经常给我和姐姐带新衣服回家。第一次带我在大城市的影院里看的也是一部恐怖片,6岁半的时候看的,后面长大我有记得其中片段,原来是刘雪华演的《魔界》。讲一个小女孩家里穷得没饭吃,被亲生父母卖掉,后面被人砍来做包子…

    再后来是茶厂倒闭了,妈妈就没有种茶,帮人打扫清洁、带小孩…微薄的收入支持三个人的开销。因为再后面爸爸变得越来越冷漠,他狂爱喝酒,那是我和姐姐小时候的梦魇…这些年我不知道是遗传了爸爸的冷漠还是多年独居和那么低落的时期对我的影响,不可否认我也是个冷漠的人。不是对周遭的冷漠,是对自己的冷漠。什么都可以接受也什么都无所谓。不习惯的事情、不习惯的人、不习惯的城市…都无所谓,反正还是要继续活着,都OK,我行的。

    我跟妈说这么多年来我从来没哭过,只有一次,15岁爸爸送我去职校…那是一个住了好几十个人,像厂房一样的超大寝室,大得让我不知所措,高低床密密麻麻的摆放着,什么样的人都有。他把行李往床上一放,我永远记得那个转身离去的背影,铁门一关,我像进了监狱一样,那么无助的,怎么都忍不住流下的泪。

    其实后来我很不解为什么要读那样的破职校,大概是因为那个学校打着毕业包分配工作的幌子吧。分配到的地方和工作可想而知。每天站着工作搬很重的东西,到双手的皮脱了一层又一层…那时我也不解为什么爸妈就那么放心我一个人出去,后来妈有来信,说姐还哭着骂他们:“说我还那么小,你们怎么忍心让她去那么远”,我回信妈:“我说我很好,让她放心,我会照顾好自己,人总是要学着自己长大的…”

    其实结果也是如此,我很少生病,适应能力超强,像流星花园里的杉菜一样,杂草杉菜,像杂草一样春风吹又生。那时候我给自己取了个网名叫“稻草人”,不悲不喜、不管刮风下雨都矗立在那里…

    最难的时候一个月只用85块钱也不敢问家里要钱,早中晚都在吃最便宜一箱的方便面。攒下低得可怜的工资晚上去上夜校,读的广告艺术专业。到广告公司去义务打工跑腿,学电脑、学软件,搬张椅子坐在人家后面看怎么用。慢慢就把原先的工作辞了,开始我的广告生涯,从排报纸、排商场宣传单开始…

    绵阳回到贵阳,再从贵阳调到重庆公司,在重庆认识了一帮好朋友,再从重庆到深圳…不是刻意要这样展转,但就是这样很自然的展转了好几个城市。

    十年以后,我到了上海,不想再用“稻草人”这个网名,觉得有些自爱自怜。Rain是小学的时候姐给我取的英文名,我也很喜欢,大雨洗净一切、润泽大地,雨中那一种淋漓的感觉都超棒!这让我想起了《肖申克的救赎》那部电影男主人公从监狱中逃出来那种淋漓尽致的从身体到灵魂的洗礼的那个场面。

    妈去年来看世博会,这十多年来和我住得最久的一次,每次见面都会拉着我的手。早些年会含泪拉着我那双有些脱皮的手,说“这小双手一天要做多少事情啊!”,现在会幸福的两眼发光的拉着我的手,说“这小双手能赚这么多的钱啊!”(在她眼中很多)…

    现在,没想到这双手还能画画,画一些我爱的人,可爱的人。同时我也觉得这样很快乐。我会一直努力,做自己想做的事,过自己想过的生活,找自己想爱和爱自己的人。

    耀辉先生问我恨爸爸吗?我说不会,好吧,我尊重每个人过自己想要过的生活的权力。尽管有时也会觉得荒谬,我接受了一切。确实,恨——这个词不是那么美好。平和的对待一切,没有亏欠、没有理所应当。努力用一颗向上的心生活着,那比什么都重要,不是吗?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