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时空机 - [文字]

    2007-09-18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rain2007-logs/8336478.html

     

    完了,这种感觉就像中了魔咒,但更像是掉进了时空机……

    前天闲逛,买了本几米的新书还有张《圣斗士冥王十二宫》的碟,晚上看了超市夜未眠后结果我也失眠了,时间也忽然多出了几小时来消磨。其实不是因为电影,是因为脑袋忽然隐约疼痛,在床上辗转。然后翻着书上的小画,想起了小时候,我终于体会到了蜂窝煤先生的感受,他一发不可收地一写就是八个篇章,一个篇章就好几十条,比不起,搞些记忆深刻的,闭上眼睛,重反年少时光:

     

     

    ◎我还不会说话,妈妈背着我总是站在窗户边哼着儿歌哄我入睡。

    ◎家里住了我、妈妈、婆婆、比我大两岁零八个月的姐姐,还有一个在外工作,偶尔回家的爸爸。 

    ◎妈妈说我是早产,7个月生下我5斤6两。就是因为怀着我的时候还要忙着到生产队里去跟人家抢工作,结果从坡上摔下来…

    ◎“火房”(厨房)经常有阳光透过瓦砾射下星星点点的光,这儿是婆婆最爱呆的地方、这儿有好吃葱花饼、发了酵的馒头、香香的芝麻油、荞麦面…米花糖泡开水好香喔,再加点白糖。

    ◎有个木碗柜,晚上偶尔进去开灯会看到些蟑螂,然后仓皇逃离。碗柜的旁边是装水的水缸,上面有个盖子,盖子上是毛主席的图案。

    ◎我长得很丑,脑袋前后是鼓起来的,院子里的黎伯伯看到我,还夸我前面金后面银,长大一定很聪明!

    ◎再长大一点,我可以和姐姐一起玩了,她很认真地告诉我:“你刚生下来的时候好小喔,我用卫生纸把你包起来,放在荷包头。”对她说的话我从来都深信不疑。

    ◎家里有个小隔楼,姐姐喜欢爬高高的木梯子上去“淘宝”,结果找到一些爸爸未寄出的信、《富春江画报》、她们的结婚证、妈妈留着长辫子的照片…

    ◎拿姐姐的“电子表”逗猪,结果被猪啃坏了。

    ◎婆婆的腿很白,用皂角洗完头让我帮她辫辫子,辫到手酸。辫好后她再用布裹起。长年系个蓝"围腰"(围裙),她总是抬着针线篓坐在门边上缝缝补补。然后找我或是姐姐帮她穿针线。

    ◎她爱做好吃的,我一天吃好几顿。偶尔蒸馒头和包子,纱布一揭开,好香好香。包子里有各种馅,姐姐总是运气好,总是吃到肉的。我吃撑了都吃不到…

    ◎最爱做的事情就是听到母鸡咯咯叫,然后兴奋地跑到后院捡鸡蛋,发现一个小白鸡蛋,热热的。

    ◎小时候我很混,谁要是把我惹生气就在地上打滚,把家里的小板凳都抬翻个。妈妈说我这么跳皮,是因为怀我的时候吃了“客蟆”(青蛙)。

    ◎下雨了,雨水顺着瓦片流下来像个雨帘子,真好看。妈妈用胶盆接雨水来洗衣服,我用手去接屋檐水玩。后来外面下大雨,家里下小雨。我爬在窗户边看雨景,妈妈到处找瓢、找桶、找盆子…

    ◎爸爸每次回来都有小惊喜,各式铅笔刀,记得有一种是个小人,把笔放在耳朵里,从嘴巴吐出笔屑。还有小花猫,别提看到有多高兴,我和姐姐给它取名叫“花花”。婆婆用“麦乳精”把它喂长大。

    ◎我家隔壁住了一大家子人,伯伯、伯娘、大哥、二哥、三姐、四哥、五哥、六姐。唉,超生家庭!

    ◎下雪了,好激动!等不急穿外套就冲出去跟姐姐堆雪人,一不注意被隔壁的五哥飞了个雪球打中。结果,一场互不妥协的战争开始了…

    ◎七月半,点瓜灯。找来老南瓜去了瓤,雕图案,里面放根蜡烛,用绳子提起,晚上一群小朋友提着出去游行,好漂亮。

    ◎爸爸被人叫去喝酒,从中午喝到晚上。从一个清醒沉默的人喝到一个凶神恶煞的酒疯子回来。经常把我跟姐姐叫到面前说教一番。偶尔也会召集小朋友们围成一团讲鬼故事,学模特走猫步…

    ◎姐姐学电视上表演魔术给我看,两个碗变硬币的那种,结果碗摔坏了,守着碗哭到妈妈回来,看她如此可怜,原谅她了。

    ◎对了,我还有姨爹,他家住在“果园农场”,离我家有段距离,那地方简直美呆了。有苹果园、葡萄园、桔子院、梨子园…他骑着他的嘉陵,什么水果熟了就送什么水果来我家,只要听到嘉陵声,我和姐姐就心喜不已。

    ◎我一早就抢到最大个的,姐姐总是狼吞虎咽完了再来骗我的吃。

    ◎除了水果,压岁钱也骗。还主动要求写欠条以表诚意。结果签了名字再盖红手印,利息一年翻10倍,现在还不起长大还。结果欠条不久之后不翼而飞。算下来,现在应该欠我一屁股债了。

    ◎说实话,她没做过几件让我感动的事。她最得意的就是一天内把我打哭13次。唯一印像深刻的是关于她的那些倒霉事,让我对她深表同情。被自行车撞过两次、掉到河里两次、被开水烫过一次、被剁酸辣椒的刀刺到腿、反复发作的虫牙……她总是说大难不死,必有后福。

    ◎过生日,又叫“长尾巴”婆婆给我煮了个蛋吃,三姐送我张生日卡,翻开会嘀嘀嗒嗒唱生日歌。六姐把我打扮得像个妖女,去相馆摆难受的pose。

    ◎爸爸给我买的小红靴子好漂亮,晚上穿着它睡觉。还有一双蓝色的“母鸡鞋”,我可以像巴蕾舞演员一样垫着脚尖走到"公消部"门口。

    ◎"公消部"可是好地方啊,那里是小伙伴们聚集的地方,那里有红纸皮包的泡泡糖、5分一袋的杨梅粉、2毛钱一个的香香的芝麻饼…

    ◎隔壁家,除了五哥,几个哥哥一般都很严肃,三姐会绣画,绣荷花、绣梅花、绣老虎、绣松树……还会踩缝纫机,她的衣柜上贴着刘晓庆。六姐是个孩子头,小时候我们一堆小朋友就跟着她混。那时候,他们在唱《大约在冬季》,六姐总是闭起眼睛,投入得很。

    ◎她家用报纸糊墙壁,一到过年就贴美女大头照。她家也有个小隔楼,那是五哥的实验基地。他在培植菌子来卖。用塑料袋装上草,小包小包的堆在一起,从两边长出好多菌子来。

    ◎头发剪丑了要哭,妈妈说头发长了要吃血勒,把我拉去减个小男生头。

    ◎我不太喜欢洗脸,我越反感老妈就越暴力,拿毛巾在我脸上像抹桌子一样乱擦一弃,第一颗门牙就是被她洗掉!牙齿落了有个小肉丁,忍不住用舌头添。把牙齿用小布袋子装起,丢到房顶上,大人们说牙齿才会长得整齐。

    ◎婆婆做好饭后用小篮子装着让我跟姐姐送去给妈妈,妈妈的茶叶地按亩算,好大一片,一望无际。春天我也会把嫩绿的小芽摘下,摘一小把在手里,拿去给妈妈换钱买冰棍吃。

    ◎我从小就是跑腿的份,因为姐姐总是说“我出钱,你出力”。拿了三角钱买两根豆沙冰棍,一手拿一根,从坡坡上跑下来,结果一扑扒…红色的新“健美裤”摔了两个洞,但却保住了两根豆沙冰棍。

    ◎梧桐树林里荡秋千,把小板凳用草绳绑在两棵树中间,荡得好高好高,荡到晚上不肯回家吃饭。

    ◎院坝上跳板、跳皮筋、头顶红纱当新娘、躲猫猫…老姐总是耍懒,躲着躲着躲回家,害我们到处找。

    ◎洋槐树开花了,摘下一小朵眠在嘴巴里,是甜勒。风吹着洋槐树,好香好香。洋槐花熟了,树上的豆狗(一种肥大的绿虫子)也熟了,偶尔掉下一条来吓死人。

    ◎爸爸第一次给我们糊风筝,我们跑在田野上,风筝飞得好高好高,最后挂在了洋槐树上,拿不下来,好遗憾。

    ◎小时候我总爱流鼻血,他们说我是“沙鼻”,鼻子里面有沙吗?有一次堵住鼻子血就从嘴巴里出来,吓得老妈背着我就往医院跑…

    ◎我们那儿有人去逝了就会在院坝上摆酒席,高高的竹尖上挂满了白色的坟标,飘啊飘~~那漆黑的棺材从来不敢靠近。亲属们哭得死去活来,白孝服腰间系根草绳、黑袖套…我见证过一次,妈妈后来带我跟她一起去送礼打死也不去。

    ◎第一次坐车去贵阳,晕车吐了,后来再也没有。爸爸的书桌上有些厚厚的书,地上有电炉,床上白蚊帐,墙上用大头针订住一些漂亮的蝴蝶,有种黄尾巴的我最喜欢。还贴了首句诗,他念给我听:“山不在高,有仙则名。水不在深,有龙则灵。斯是陋室,惟吾德馨。”

    ◎他工作的时候戴着眼镜,用尺子比画着蓝图,我觉得他好深奥、好厉害。爸爸说他们山上有蛇还有蘑菇,运气好的时候能采到灵芝…

    ◎爸爸心情好会带我和姐姐下山玩,到城里面买好吃的(巧克力、牛肉松、冰浆、西瓜、香肠…)、新裙子、看电影。他走路很快,过马路紧紧牵着姐姐,姐姐牵着我。姐姐笑我身高只到爸爸屁股,她也好不到哪儿去,她总是“唉哟”一声,平地摔跤。

    ◎等我们玩了一个暑假回去,花花长得好大了,婆婆用小鱼拌饭给它吃,用小碗碰地嗑嗑响,花花无论在哪儿都很快跑回家吃饭,老远就听到它脖子上的铃儿叮当响。

    ◎姐姐上学了,早上有人来叫她一起。有时一早就听到她在哭,说起晚了,要迟到的。一直哭个不停。妈妈说:“再不穿好衣服更晚,更要迟到”。

    ◎我天天在家数数,写名字,写简单生字和拼音。桌子的“桌”中间一笔总是从下划上去。

    ◎接着,我的学前班日子开始了,第一天积极举手到黑板上写下从1-10阿拉伯数字,结果老师让我当班长

    ◎副班长是齐超,他总是缠着我争论不清,说副班长比正班长大。还有同桌叫唐行明,同学们叫他唐老鸭。有个女同学叫包文菊,长得很壮实的个野蛮丫头,看上去倒像个东北馒头。还有个长得奇丑的小个子男同学郑荣安,脑袋总是偏起,有些坏家伙见了他就喊:“偏脑壳,憨绰绰”。另外,就是一个长得漂亮的小女生,叫木青青。头发是自然卷,衣服上总是挂了块手绢,上面还绣着她的名字…(姐姐说我这些都是在贬低人家,但那时候只有丑和漂亮的才让我得记下)。

    ◎考100分得1朵小红花、卫生打扫的干净得一朵小红花……10朵小红花换一朵大红花。一个学期下来,我光荣的得到13朵大红花,把它们贴在家里的墙上,好开心。

    ◎有一次跟姐姐争吵,她竟然把我的大红花全部撕掉,结果我哭得撕心裂肺、肝肠寸断…

    ◎第一次老师说“春游”,春游是什么,同桌说就是明天不用带书包。第二天有些同学们带了一堆好吃的,我却只随身装了块大大泡泡糖…

    ◎第一次儿童节,学校非要让我们蓝裤子、白衬衣、红纱巾。红纱巾扎起马尾巴,弄成个鸡冠花。

    ◎第一次打预防针,看到进去的娃儿一个个哭起出来,我和齐超商量决定逃跑,结果被大人们拖了回去,还是哭起出来。

    ◎姐姐有个同学叫小彩,皮气很毛燥。我们都叫她“小毛彩”,她像个野孩子。她可以把枯树枝捡来搭房子避雨、可以把学校的花“转移”到自家后院,经营了一个小花园,得意的让我们参观。

    ◎那时候喝水是用挑的,各家各户到井里去打水,井水清澈见底,不断有股股水流往上涌,捧一把在手心,喝上一大口,啊!好甜!我跟在妈妈后面,看着水在桶里一荡一荡。

    ◎齐超家离我家不远,我叫他小超,他哥哥虽然比我大,我还是跟着姐姐一样叫他小挺。小超的妈妈那时在帮人理发,小超有次抬着一大“洋碗”饭出来,哭喊着说:“理什么发嘛!帮我吹冷饭”

    ◎后来我们都笑他,也成了大人们的笑饼,吃饭还要让人吹冷?

    ◎小挺的狗叫“桑丘班沙”(那是唐吉科德仆人的名字)它会听他指使偷跑到桔子园里,“去吧!我的仆人”接着,桑丘从园子里面返回的时候嘴里含了一个桔子出来,当时觉得真是神奇。

    ◎妈妈的茶叶地施肥后,只要一遇到下雨,第二天,地里就会长出好多蘑菇来,我们带了小篮子,爬在茶叶沟里摘,摘到篮子装不下。

    ◎河塘里总是会发现一些飘到岸边,快要死的鱼。有一次跟几个小伙伴发现了一条非常大的,于是三个人,一人抬头、一人抬肚子、我抬尾巴。抬回家给花花吃,但是抬到一半大家都抬不动了,我们只好就地埋了它,还立了块碑,插上坟标不舍地离去…

    ……

    分享到:

    评论

  • 你记性超好。

    我特羡慕小时侯有果园相伴的人。



    我姐姐以前也常常骗我东西来着。
    回复说:
    同病相怜,哈哈~~
    2007-09-20 18:51:57
  • 嘿嘿,和上次你发给我看的那篇风格一样的呢,不过写真是有意思:-)

    真希望能再看到童年
    回复一盘黄花菜说:
    就是参考那个风格来的,呵呵~~
    2007-09-20 09:17:09
  • 童年时光真的很美
    回复涌泉穴说:
    那便是最幸福的时光,不用工作不用上学,到处玩,安逸
    2007-09-20 09:16:48
  • 要是能坐上时空机

    回到小时候真好
    回复猫妈说:
    要能坐上时空机
    回去看从前的人、从前的景定是别样感受
    2007-09-20 09:15:26